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后的最后,叶初阳还是同意了叶修白的提议。

    结果,第三天上午,当叶初阳一如既往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来到隔壁的时候,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是莫廷川。

    莫廷川穿着一身黑色的私服,眉目冷淡,剑眉之下是一双凌厉如鹰隼般的长眸。

    好几年没见这位Z国军部最年轻的少将,没想到这位大佬倒是没什么大的变化。

    只是曾经的莫廷川年少气盛,如一柄锋利的宝剑。

    现在的莫廷川气场强大,将所有的锋芒都收了回去。

    叶初阳忽然很想看看很多年前的叶修白,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叶修白是个什么样子。

    一想到叶修白,少年的心情便变得格外不错。她在莫廷川的注视下走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然后笑着挑眉道,“莫少将你好,我是叶初阳。”

    虽然叶初阳不是很清楚莫廷川和叶修白是什么关系。但是看看人家莫廷川大清早的都能出现在叶修白的房间也能看出两人关系的不一般。

    所以,莫廷川肯定知道叶初阳是谁。

    果然,在叶初阳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莫廷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叶九少你好,我是莫廷川。”

    两人说话之间,叶修白也走到了少年的身旁坐下。

    叶修白冲着少年微微颔首,见状叶初阳也没有浪费时间,开口便将炮台底下的古怪说了出来。

    听罢,莫廷川忽的皱眉。

    “你确定?我听说这座炮台是风水组那边的梁清平大师提出来的。据说W市有邪物作祟,只能用这座炮台才能压得住。”

    叶初阳:“你刚才说谁来着,我没听清。”

    说这话的时候,叶修白和莫廷川两人明显感觉到某个少年身上的气势变了。连带着那张精致的小脸都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莫廷川微微一愣,忽然觉得事情可能没有他想象的这么简单。

    于是,他再重复了一遍,“当年玄门的弟子,梁清平大师。”

    叶初阳:“……”

    好的好的,既然是梁清平的话,那这事儿基本上已经很清楚了。

    这炮台以及炮台底下的东西百分之一百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叶初阳抽搐了一下嘴角,最后对着眼前的男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面无表情的道,“可以的,将曾经背叛玄门转逃血刃教的败类当成座上宾供着,你们也是蛮厉害的。”

    “不要问我血刃教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并且教徒已经全部狗带,梁清平应该是当年逃了出来,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被你们那些眼瞎的上司给带走当成宝了。”

    大抵是因为牵扯到了玄门,叶初阳的语气来得特别不好。

    叶修白沉默的看了她一眼,默默的拉开了一点点距离。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家小崽子心情不好,所以为了自身安全,他还是离得远一点比较好。

    莫廷川自是不知道叶修白的心思,他现在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刚才叶初阳说的那番话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